新能源_火狐体育官网iOS下载-安卓版最新版-链接



火狐体育安卓版最新版: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发展将进入新阶段

发布时间:2022-06-14 23:34:21 来源:火狐体育安卓版最新版 作者:火狐体育官网链接

  6月1日,《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公开发布。《规划》锚定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,紧紧围绕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%左右的要求设置主要目标:“十四五”期间可再生能源消费增量在一次能源消费增量中的占比超过50%,发电量增量在全社会用电量增量中的占比超过50%,可再生能源在消费总量、发电量、消纳及非电利用方面均将实现新的突破。  区别于可再生能源领域以往的五年规划

  

  6月1日,《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公开发布。《规划》锚定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,紧紧围绕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%左右的要求设置主要目标:“十四五”期间可再生能源消费增量在一次能源消费增量中的占比超过50%,发电量增量在全社会用电量增量中的占比超过50%,可再生能源在消费总量、发电量、消纳及非电利用方面均将实现新的突破。

  区别于可再生能源领域以往的五年规划,此次《规划》首次采取9部门联合印发的形式。那么,“十四五”时期我国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目标是什么?《规划》对推动可再生能源高质量跃升发展作出哪些部署?来自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和行业专家给出了这样的解读。

  “十四五”时期是推动我国能源绿色低碳转型的关键期,也是落实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目标的攻坚期。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,对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发展提出了新任务新要求。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发展既要坚持高质量发展,又要适应新形势新要求,利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不到十年的窗口期,进一步加快发展速度,扩大发展规模,实现跃升发展,为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提供主力支撑。

  如何理解《规划》提出,“十四五”时期可再生能源要实现高质量跃升发展?国家能源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:一方面,我国要在短短不到10年内夯实能源转型基础,可再生能源发展势必“以立为先”,进一步换挡提速,成为能源消费增量的主体;另一方面,可再生能源既要实现技术持续进步、成本持续下降、效率持续提高、竞争力持续增强,全面实现无补贴平价甚至低价市场化发展,也要加快解决高比例消纳、关键技术创新、产业链供应链安全、稳定性可靠性等关键问题,进一步提质增效。

  在高质量跃升发展新阶段,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将呈现哪些新的特征?“新能源在新阶段要有新气象。”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司长李创军介绍,“十四五”时期,我国可再生能源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,将呈现大规模、高比例、市场化、高质量发展新特征。具体来看,一是大规模发展,进一步加快提高发电装机占比;二是高比例发展,由能源电力消费增量补充转为增量主体,在能源电力消费中的占比快速提升;三是市场化发展,由补贴支撑发展转为平价低价发展,由政策驱动发展转为市场驱动发展;四是高质量发展,既大规模开发,也高水平消纳,更保障电力稳定可靠供应。

  对于本次《规划》首次以国务院9部门联合印发,李创军表示,可再生能源发展离不开各部门的大力支持。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高质量跃升发展,任务艰巨,对资源详查、用地用海、气象服务、生态环境、财政金融等方面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,亟待完善可再生能源发展相关的土地、财政、金融等支持政策,强化政策协同保障。

  为实现可再生能源高质量跃升发展,《规划》明确2025年可再生能源消费总量达到10亿吨标准煤左右。

 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院长彭程表示,从可再生能源内部看,我国地热能供暖、生物液体燃料、生物天然气等非电利用受资源条件、技术成熟度、开发利用经济性等因素影响,利用规模相对有限,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仍将以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主。

  针对发电目标,《规划》提出,2025年可再生能源年发电量达到3.3万亿千瓦时左右,“十四五”期间,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量在全社会用电量增量中的占比超过50%,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量实现翻番。对此,彭程分析认为,在各类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定位和空间预期上,常规水电项目前期工作复杂,建设周期长,“十四五”期间投产项目基本明确,投产规模稳步增长;农林生物质发电、垃圾焚烧发电等受可用资源收集与利用经济性、环保要求等约束,规模有限;光热发电、地热发电、海洋能发电尚处于商业化示范或研发阶段;资源储量大、建设场址灵活、经济性好的风电、光伏发电必须承担起新增主力责任。

  《规划》还明确了消纳目标和非电利用目标:2025年全国可再生能源电力总量和非水电消纳责任权重分别达到33%和18%左右,利用率保持在合理水平。2025年太阳能热利用、地热能供暖、生物质供热、生物质燃料等非电利用规模达到6000万吨标准煤以上。“这些目标是综合考虑了各类非化石能源的资源潜力、重大项目前期工作进度、开发利用经济性等多种因素确定的,能够为完成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20%左右和2030年25%左右的目标奠定坚实基础。”李创军说。

  “《规划》的生命在于落实。”李创军介绍,《规划》从4个方面强化落实。一是以区域布局优化发展,《规划》要求“三北”地区优化推动基地化规模化开发,西南地区统筹推进水风光综合开发,中东南部地区重点推动就地就近开发,东部沿海地区积极推进海上风电集群化开发。二是以重大基地支撑发展,《规划》明确以沙漠、戈壁、荒漠地区为重点,加快建设黄河上游、河西走廊、黄河几字湾、冀北、松辽、新疆、黄河下游等七大陆上新能源基地,藏东南、川滇黔桂两大水风光综合基地和海上风电基地集群。其中,黄河几字湾将成为风光大基地建设的“主战场”。三是以示范工程引领发展,《规划》重点推进技术创新示范、开发建设示范、高比例应用示范等三大类18项示范工程,加快培育可再生能源新技术、新模式、新业态。四是以行动计划落实发展,《规划》部署了城镇屋顶光伏行动、千乡万村驭风行动、千家万户沐光行动、乡村能源站等行动计划,以扎实有效的行动保障《规划》全面落地。

  与此同时,李创军表示,《规划》更突出多元融合。既强调可再生能源各品种之间的互补发展,也强调与化石能源的融合发展,同时还贯彻生态文明建设、新型城镇化、乡村振兴、新基建等国家战略,开展光伏治沙、建筑光伏一体化、可再生能源制氢等多模式创新,拓展可再生能源发展场景,着力构建可再生能源多能互补、多元迭代发展新局面。

  随着政府补贴的退出和取消,作为新增主体的风电、光伏发电已经进入平价阶段、市场化发展阶段,且风电光伏发电技术装备、产业链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。对此,彭程表示,政府主要做好政策供给、创造良好环境,引导规划总目标实现,不再特别扶持特定行业或给某一行业压担子。“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。”